风叱云咤亦缠绵

■ 闻冰轮

驱车朝着蒙自驶去,红河大道以空灵超然的姿态迎接了我,冥冥之中早有约定,梦中曾一次次抵达过它的经纬。此刻,大道以神话的基调,以挟裹山川之貌的气度,从距蒙自三十公里之外的地域跃入眼帘。我朝着那个特殊地标行进,氤氲在神秘而玄幻的乌托邦体验中。

风驰电掣的车速,几十公里的跨越,作为云南筑路史上的著名地址,所见是路宽六十米,双向八车道的壮阔景象。八米宽的中间绿化带,视觉和心理获得极大舒缓,重返山野田园的牧歌。具备划时代意义的红河大道,自诞生之日起就以奇幻旋律朝着世界怒放,不仅仅改善了红河地区的交通条件,更拓展了蒙自地区工业文明的视野。星辉折射出的神秘光影,加速滇南中心城市的建设,大手笔改写这座小城的历史,带动着沿线经济的发展。原本只是一座安静纯洁的县城,如今告别恒久的沉默和静寂,从骨髓深处历现深度与广度,躯体中奔腾殷红的血液,蔓生庞大的根须,对红河地区乃至全省的经济发展,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力。

大道诞生于2004年金秋时节,以鸡街为起点绵延出去,气势恢宏地与鸡石高速公路相连,浮光掠影般经过大屯和官家山,浩浩汤汤止于蒙自新安所,与蒙新高速公路实现完美连接。久远以前,蒙自以湖水的澄澈和天域的明朗独立在自己的版图上,大道畅通之后,蒙自用一条高等级大道迎候世界的来访者们。在一切讲究得体含蓄、处处追求认同妥协的今天,大道散发的魅力是极具冲击力的,涵盖独立、强势、豁得出去、也输得起的罕有气质,以路网谱写的传奇文明朝着世界敞开并崛起,工业贸易总值跃居全省重要位置,以连接“个开蒙”城市群主干道的姿态,成为滇南中心城市的交通枢纽和经济大动脉。

光线柔和,箫声弥漫,滇越铁路的隆隆声朝我奔涌而来。百年前第一条铁轨铺设到此时,谁能预想到演绎速度与激情的红河大道横空出世。它的诞生并非一片坦途,看上去地势平坦,在建设中却遭遇路基极不稳定、地质条件极差的困境;平面交叉口众多,交通流量大,边施工边通车的交通保障困难重重;工程桥梁、涵洞、防护工程构造物诸多,工作面分散,施工环境和地质条件引起的工程变更繁多;路面主车道结构必须层层高标准高质量,非机动车道结构形式也同样……季风吹过再吹过,时间消磨尽风沙烟尘,滇南中心城市的核心地带上,机声隆隆、钢铁铿锵,承载着红河人民希望的公路建设者们,夜以继日挑灯夜战,听风吟啸看云飘散,以心血和汗水弹奏了一曲荡气回肠的交响。超出想象的26个月神速,筑出一条令人惊叹的高等级公路。世界就在自己心里,璀璨瞩目的“红河速度”被创造了出来,澎湃的活力赋予道路全新的生命力,经济文化命脉与追赶发达城市的步伐贯穿成为一体。

驱车夜行于敞阔大气的红河大道,是一场既滋养心性又涤荡情思的妙曼体验。绵延不绝的路灯简单而壮丽,素暗的夜色被映照得无比辉亮。车灯温柔地舔着“个开蒙”经济片区的主干道,触抚着城市群落间这条快速通道,挥洒在西部开发大通道西安—成都—昆明—河口公路的路段上。世界明白晓畅,冷冷的夜,严冬的空间,都因这一舌火光而有情起来。如果说1897年的蒙自到处弥漫着法国情调的味道,那么2020年此刻的红河大道,到处充溢着的就是蒙自新时代的味道。人在,车在,路在,人在车中,车在夜中,夜在红河大道的行进中。它不仅连通了鸡街至石屏高速公路与蒙自至河口高速公路,也连通了石林至蒙自高速公路,还连通了砚山至蒙自高速公路。络绎不绝的车辆从远天的尘埃深处行驶而来,这些公路的使者在沧海横流的年代里,承担着经济往来的络绎不绝。在滇南公路运输网中,红河大道骄傲绵延,举足轻重。我故意放缓车速,在唐诗宋词的田埂上漫步,在寒塘能渡的鹤影中轻掠,在深深契情的夜机中喃喃自祷。

人们生活在虚妄的时空里,拥有一切,又一切都不拥有。汽车,道路,建筑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注脚,桀骜不驯的心在车流如织中颠簸蒸腾,红河大道的舞台演绎出各色精彩景致。韧性引领孤独,刚性氤氲柔软,不论车道设计还是道路规划,既不虚荣浮夸也不随波逐流,在州市道路建设中难得一见且难以模仿。主车道结构层高标准的妙曼风韵,一眼可被认取,却很难再被复制,独特的道路节律永远不会被混淆,一路吟唱东方俳句诗的漫游者,沿着浪漫轨迹傲然行走,自始至终驾驭着独我的完美弹性。 

进入“一环四横六纵”的庞大路网,龙井路、天马路、南环路飘飘然向我靠拢而来,柔媚与理性极致释放,贯穿时空的遐想在这里尽情抒发,蒙自这座滇南中心城市的特殊性格被完美演绎,往来车辆被赋予充足的自由元素。一环是环城高速,四横是龙井路、天马路、红河大道、南环路,六纵是北外环路、北京路、凤凰路、银河路、文萃路、贲古路。这般空灵且具超级想象力的设计,让道路系统因空间感的自由而变得多情且无比洒脱。动势的外观,创新的内涵,车速不低于八十码的妙曼体验,心境潜入“清晨在撒哈拉沙漠畅游,傍晚在纽约晚餐”的浪漫境遇,烨然逶迤的灯光,将八荒四野璨粲照遍。

对于一座城市而言,道路与她绝对是辗转诠释相互映衬的,既是最直观的名片,亦是开启心灵密码的钥匙。道路之美不仅仅是笔直宽敞明亮,更是卓绝高品内敛呼应,以繁复多变的方式解读城市,令城市性格多维蔓延。红河大道精确的自我定位,速率的纤毫把握,时空的笃定确信,岂止惊鸿一现,一身不羁风华未动已然出众。最高级之美,在不着痕迹、不动声色当中降服所有人,而一瞬间的惊艳背后,却是千锤百炼的累积。

红河大道与学海路、凤凰路交叉口,两座六米高六十六米跨度的人行天桥,以标志性建筑的傲然姿态,在空中飞舞出灵光激荡的四季浮想。心灵永远只为心灵所审视,灵魂只为灵魂而洞开,它们犹如夜空中翩跹的蝴蝶,又似人生航旅的一程驿站,与道路的相处温婉而蕴藉。默默抚平彼此的不安与期待,一起迎视晨光,一同遭遇风霜,一份情谊即无法割舍又断断连连,既掏心置腑又有所保留。它们身上印着红河大道的影子,红河大道的绵延中有它们的存在,从每一缕情思中伸出触角去感知对方,天地和时空由此染上灵魂交融的色彩,相约驶向太阳升起的地方。  

一座城市由道路系统来决定空间感,由空间感来决定格局与品位。路网是一座城市的符号,蒙自拥有这样一个符号,也就拥有了文明和速度带来的震颤。

鸟睡了,风睡了,夜也睡了,我还痴迷在红河大道的速率与震颤中,流连于它独有的路网节奏,沦陷进纷繁不尽的旋律深处。既不举杯,也不邀月,徜徉在夜色深处的我,与山对弈,跟路把臂,虚实相荡的风啸扑面而来,撼动人心的金色勾勒出滇南中心城市的轮廓线,钢琴和美声,葡萄酒和爱情,又回来了。